像洛城村这样大量苹果,然而往年早早就被外地

作者:大棚菌菇种植利润

近日,衡水深州市多位村民致电记者,希望晚报能给他们的苹果找到买家。今年,深州多个村子的苹果丰收,然而往年早早就被外地客商抢购一空的苹果,今年却苦无买主。

已经是夜里12点,王双斌穿上黄色的“军大衣”,背起刚充好电的“矿灯”,冒着严寒隐入夜色之中——他要去地里照看一个多月前采摘的苹果。

12月16日下午,深州市唐奉村的刘广辉一脸焦急地在村口张望,“这么晚了还不见车来,看来今天不可能有人收苹果了。”无奈之下,他只得回家,招呼妻子一起把堆在家里的苹果用苫布遮盖起来,以免冻坏。

往年这个时候,澄城县王庄镇洛城村的红富士苹果已经销售殆尽。而今年,像王双斌这样,每天晚上不定时去地里照看苹果的人,较往年多了许多。

唐奉村是个苹果种植大村,每家每户都种植着3亩以上的苹果树,品种以红富士为主。往年这个时候,村里的苹果早就销售一空,然而今年外地客商寥寥无几,苹果的价格也从刚刚采摘时的3.8元/公斤跌到了如今的2.2元/公斤。

据了解,像洛城村这样大量苹果“销售难”的现象,在澄城县以苹果为主要产业的村子并非个例。

种植了8亩苹果的村民赵洪涛说,11月初苹果采摘后,他们只能存放在家里,有的堆放在屋里,有的干脆露天堆放在院中。这种储存方式,至多能存放到春节。据不完全统计,唐奉村目前还有逾50万公斤苹果尚未找到买家。此外,深州市大冯营村等村庄都遇到了苹果销售难的情况,不少村苹果滞销量都在50万公斤以上。

白水县靳家南头村,也是一个以苹果为主要产业的村子。全村一百来户人,几乎家家有苹果树。近期苹果价钱一路走低,多数村民宁愿积压,也不愿意低价出售。

记者了解到,由于去年很多果商收购、储存的苹果受损,再加上收购价高,果商极少盈利甚至赔本,导致今年果商信心下降,出现目前观望的局面。

合阳县金峪镇的浪后村、北永宁村、防虏寨村,路井镇的孟庄村等地方,大量苹果在销售时节均遭“冷遇”。

果农的苹果滞销,那么销售终端的苹果市场价格如何呢?在衡水市区吉美超市和万德福超市,本地红富士苹果的价格都在3.2元/公斤左右,而据业内人士介绍,这个价格相比11月初已经跌了不少,到春节前看涨的可能性不大。”

现状:

有需要购买苹果的客商可致电本报热线电话18932823392联系。

1万斤少卖5千元

澄城县王庄镇洛城村地处世界苹果生产黄金带,区位优势得天独厚,加之交通便利、水利条件优越,逐步形成了以苹果产业为主要特色的农业格局。该村耕地面积约为5700亩,而苹果种植面积已经接近5000亩。据洛城村村委会主任杨建明介绍,今年该村苹果产量约为2000多万斤,目前为止销售量仅为1/3左右。

11月4日,记者来到洛城村一组一位郭姓村民的地里。她告诉记者,今年自己家的苹果产量大约在1万7千斤左右,而这在洛城村根本算不上“大户”。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:“一户平均按照两万斤计算,我们组上有200来户人,这下来就400多万斤。只有很少的几户人卖了,大多数人的都放着哩。”

据了解,中秋节前夕,洛城村已经有村民提前将苹果出售,当时的价钱也很理想,“75”(是指苹果平放时的最大直径,单位是毫米,也就是平时所说的苹果大小。分为60 65 70 75 80 85 90 95 100 等几个等级)以上的苹果一般要卖到2.8元/斤—3元/斤左右。有了这样一个好的开始,村民们心中也有了底,大家都认为今年苹果的行情不会差。

“现在都不好卖,客商把价钱压得很低,而且还想要不想要。开始来的几天,说每斤两块五毛五,这几天成了两块三了。这和刚开始的两块八比,1斤要差5毛钱,1万斤就是5千元。农民一年到头才收入多钱啊?”村民杨晓鹏认为,苹果价钱下滑实在太大,村民卖或者不卖都很为难。

此外,与往年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今年前来收购苹果的外地客商也明显减少。洛城村支部书记杨元仓说:“往年这个时候都卖完了,今年总是断断续续,客商来收上一两车就走了。”

但是,王庄镇党委书记高文忠说:“近来苹果价钱虽然下滑,但是据往年的经验看,每年苹果价钱几乎都会经历这样一个上涨——下降——上涨的起伏过程。一般来说,12月初是苹果销售的黄金时段。”

原因:

滞销源于“丰收”?

此前,曾有山东媒体报道,烟台苹果大丰收,然而价格却一路下滑,“‘果贱伤农’,有的果农连本都赚不回来”。

本文由真人老虎机发布,转载请注明来源

关键词: